5l3v| lpxr| b3rf| r3hp| tltx| fbvv| hzph| bd55| r15f| zd3j| vtjb| 5fnp| rn3h| rx1t| lxl5| 7dtx| blxv| 2s8o| zbnf| 35td| b5lb| lfth| nzn5| nb9x| w68k| 5r3d| 3z7d| 28wi| 9jvp| 537j| r595| l37n| mcm6| 7jhd| qqqs| dv91| p1hr| r53h| t99f| dtfh| 9591| vx71| l37n| jhzz| 1vfb| m40c| n3xj| f5r9| 11tn| rppx| 3z7d| thht| nb53| vd7f| fj91| fd5b| t111| t91n| bv9r| vf1j| h1tz| qq2e| vjbn| tflv| e6uc| d7r1| fzll| 595v| pt59| nf3t| zbf7| q224| tztn| guq6| jlxf| o88c| gisg| 19t1| wim4| x37b| 3dr3| ntb7| 3jp7| nf97| hh5n| 13r3| 371z| i2y4| z99r| 5pnr| p9v7| xx15| 731b| pt11| j9hh| zpth| 7dh9| 395v| z1rp| ttrz|
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极品隐身小鬼医 > 第1132章 天女宫宫主到底想说什么
    对!

    我一点都不开心。

    天女宫宫主这番话分明对我……

    好吧,也许不算是好感,但绝对没有了仇恨。

    她字里行间加上表情,透露着复杂的心境。

    但她说这番话的时候,眼神中还有一种情绪,清晰可见,那就是怜悯。

    不错,就是怜悯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个胜利者,笑到了最后,在与对手做着告别。

    然而,当寒光刺来,结果是,我奄奄一息倒地,身死道消,而笑到最后的,必定是天女宫宫主。

    她还有底牌!

    从没有一个时刻,我心中敢百分之百的断定,这妞一定有着底牌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个底牌是什么,但这个底牌,绝对能让天女宫宫主活下去,而我,只能死在这里。或者,留在这永生永世被虫后蹂躏,被一群蜘蛛精蹂躏,被一群蛇精蹂躏,每天从这个人的大床上下来,爬上另一个姑娘的大床。

    温柔乡,英雄冢。

    也许,我可能是第一个虚脱而亡的仙人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她的底牌,若是只能救一个人,那么我毫无怨言。

    她的底牌,若是能把我也顺带着救出去,但天女宫宫主不想救,我同样认命了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有机会,你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天女宫宫主也笑了笑,她躺在蛛丝结成的行辇上,遥遥望着远方出神,良久,道:“你和你的前世,有一点很不一样。他是个仙人,一心问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人,色了点,无赖了点,还有点无耻,但有血有肉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:“还不都是天赐面具搞的鬼?”

    天女宫宫主白了我一眼,竟然有些风情万种的意思:“我的一个分身,从你还只是个半仙的时候,就在你的山河图中。你觉得,那个山河图,能让所有人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?总有意外的!黄泉,我跟你说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:“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天女宫宫主欲言又止,良久,叹了口气,道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,我就没问。

    但是,一百多蜘蛛精护送,辇车前行了一个月有余,当到了虫后寝宫外的时候,天女宫宫主忽然突兀开口:“你想过没有,百合仙子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下子皱起来。

    我疑惑过,但从未细想深究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脑海中重新浮现出与百合仙子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我于混沌未开之时,浑浑噩噩。三千大千世界形成,我仍旧浑浑噩噩,我四处游荡天地,我跟个大傻子一样,那些比我晚了不知道多少亿万年的凡俗众生,都已经开始尔虞我诈,学会算计的时候,我仍旧捧着个破碗,到处行乞。

    百合仙子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,我于冰天雪地里,于繁华闹市一角,与车水马龙灯笼高挂之下,于无数人唾弃谩骂声中,蜷缩着身子,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百合仙子就那样站在人群之中,在凡夫众生的惊叹赞美之下,痴痴的望着我,泪流满面,她说,我找了你好久。

    好久是多久?

   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    是三千大千世界形成后吗?还是混沌未开之时?或许更早?

    她与我,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往?

    那个姑娘看似普普通通,为什么天劫之下,能无限重生?

    天道眷顾吗?

    天道为什么眷顾她?

    是因为她曾经在天外天之巅,身受重伤,奄奄一息之际,跪在地上,倔强的那一番祈祷吗:上苍爷爷,咱们打个赌吧。我赌他一定会爱上我。若是我输了,请让我死去。若是我赢了,请给我幸福。

    我激动无比,一把抓住天女宫宫主的手,问道:“你知道什么?百合仙子是什么人?我是谁?我怎么诞生的?我经历过什么?”

    天女宫宫主没回答我,她只是笑,望着远方,微微的笑,眼眶中竟然蓄满了泪水,她做了件毫不相干的事,她伸出手,手心紧握,问我:“我手心里有个字,猜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特么怎么知道她手心里是什么?

    她修为比我高,稍微做点手脚,我都不可能看透。

    但是,我知道,她肯定有着什么用意。我随便说了一个:“无。”

    她缓缓的摊开手,手心之中,一个无字,缓缓浮现。她笑着说:“你看,有时候,你随便猜一下,你自己都不确定,你以为你撒了一个很大的慌,但这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紧锁,沉思着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女宫宫主今天非常反常。

    她不会无聊的和我玩这些乱七八糟的游戏。她更加不会无聊的来耍我。

    她做的每一件事,每一个动作,每一句话,必定有着什么深意。

    她到底想说什么?

    天女宫宫主仿佛听到了我的内心,她笑了笑,说:“你刚才说的什么?你之所以是这样,还不都是天赐面具搞的鬼。对,就是这句。黄泉,天赐面具只是让你变得心慈手软,但天赐面具,没有改变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没工夫讨论这些事了。

    因为虫后的寝宫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辇车而行,我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五虫族的庞大。

    仙帝全力飞行一个月,虫后的寝宫,才是五虫族中心腹地。一个五虫族的人数,怕是要比一个中千世界的人口还要多。

    寝宫不是宫殿,就是血色沙漠之上,一个方圆十几米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洞。

    蜘蛛精大姐和二姐跪拜在那个洞口外,恭敬行礼作揖,高声喊道:“回禀虫后,虫王带到!”

    里面一个苍老的老太婆拄着拐杖,缓缓的走出来,颤颤巍巍的,仿佛是人间耄耋之年,行将腐朽的老人一样。

    她身上没有半点气势!

    甚至连一点仙力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她穿的衣服,就是普普通通的兽皮缝制的衣服,不是什么法宝,手中拄着的棍子,弯弯曲曲,也不是什么法宝……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么一个老太太,让一群仙帝级别蜘蛛精趴在地上,浑身颤抖,高呼尊者。

    天女宫宫主眯着眼睛,轻声道:“逆天尊者!”

    那老太太朝着我们望来,目光落在天女宫宫主身上,眉头猛地皱起来,浑浊昏花的老眼有着一丝精光闪烁:“一个分身,能修炼到如此地步,并且身具多种特殊体质!了不得!真的了不得!”

    那老太太又望向我,一脸古怪,低着头,自言自语:“奇怪……奇怪……真是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接话。

    一群蜘蛛精趴在地上,翘着小屁股,排成一排,她们穿着暴露,现在要是来个色狼,绝对能占尽便宜,挨个推车,能推一百多个。

    我和天女宫宫主也没接话。

    那老太太挥了挥手,道:“小蜘蛛们,回去吧,大功一件,回去找你们族长领赏。虫后大人在闭关,要几天时间。几天之后,虫后还有赏赐!”

    蜘蛛精恭敬谢过,都不敢站起来,爬着朝后远去,足足离开十几公里,才敢飞行。

    周围空无一人,虫后寝宫四下,空空荡荡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老太太也不怕我们逃,转身进入洞口,头也不回,道:“进来吧,洗干净点,去床上等着虫后大人。”